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新闻

郭沫若笔下的夏天

2018-06-09 06:46:32

今夏,仍是难耐,且又多了一样不便。陆谷孙主编的《英汉大词典》是我学习英语的主要依靠,2007年买的,至今已七年了,虽不敢比拟孔夫子的“韦编三绝”,但天天翻查,右下角已是黑乎乎的一片手油灰了。到了高温溽热之日,油灰“发酵”,词典页就在下方粘住,只好用手指小心地劈开,真让人烦。书店还摆着一本同样的《英汉大词典》,但与我手中的是同版

郭沫若笔下的夏天

,我不想换,我想等个新版本。

虽仍有些厌夏,但已影影绰绰地明白:有人对夏的承受力和感受与我是大相径庭的。

那是五年前的一个夏日,与老家的一位儿时玩伴闲聊。其间,我大发慨叹:“夏天还不如冬天。”他却笑着反驳:“不!夏天热点不算个啥,寒冬却让人承受不住。”

我心中蓦地涌出个小意识:莫非他喜欢夏天,与我不一样?

但本人拙于读心读脑,没有进一步地探索,仍夜郎自大式地主观臆断:所有人都不喜欢夏天,起码从心上。

但读书却让我否定了我的成见,证实了那个小推测:有人喜欢夏天,而且从心里。

从图书馆借了一本内蒙古文化出版社的《郭沫若散文》,读了《丁东草(三章)》,其中有“石榴”一章,郭老写道:“我本来就喜欢夏天。夏天是整个宇宙向上的一个阶段,在这时使人的身心解脱尽重重的束缚。”与我的感觉不一样。但郭老与鲁迅先生一样,是一代文宗,我想他的感情也是有代表性的:有许多人喜欢夏天,从心里。

所以此刻我想,以后要少一些咒骂夏天,因为这会触碰一些人的感情。

而且郭老在文中还把榴花比作“夏天的心脏”。确实,温柔中蕴热烈,热烈里藏温柔,榴花就是夏之心脏。

在这本散文集里,郭老还以三篇写鸡的文章《菩提树下》、《鸡雏》、《鸡之归去来》颠覆了我的鸡观点。三文写他在日本游学期间与“想给孩子们多吃几个鸡蛋”的妻子安娜的苦中有甜的养鸡故事,堪称鸡文经典,读后让我对鸡有了进一步的亲近。

郭老还写了一篇《小麻猫》,描述“素来是不大喜欢猫的”的他为了对付“重庆这座山城老鼠多而且大”的状况,买了一只“小麻猫”,经过曲折旖旎的情节,最后“我实在感触着了自然的最美的一面,我实在消除了我几十年来的厌猫的心理”。

扯得再远一点,我还在散文《丁东草(三章)》之“丁东”一章了解到,郭老的听觉在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时期“早就半聋了”,“无昼无夜地我只听见有苍蝇在我耳畔嗡营”。对,我想起来了,郭老半老时代的照片就戴着助听器。

这再一次证明:有残疾的人同样可以取得卓越的成就。

大田法院打响年末清积战
汽车保养 秋冬养护全攻略
防城港市中院纪检组到东兴法院检查党风廉政建设工作
迷你哑铃型球校准杆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